第四届全国高校网络教育优秀作品推选展示活动
信仰之论
作者:郑梅萍 学校:福建中医药大学

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这是十九大报告中的原文,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又一次在公开场合阐述信仰的意义。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类似乎从未停止过关于信仰的思考。德国哲学家康德说过:“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而这二者结合在一起就是真诚的信仰。鲁迅则认为,信仰使一个人有限的生命更加有效,也即等于延长了人的生命。信仰之于国家、民族,乃至个人而言,是灵魂基石,是精神支柱,在任何时期都不能抛弃。

信仰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关于国人的信仰,却充满质疑与困惑。有人说,中国是世界上少数没有信仰的可怕国家之一,也有人附和着西方人的腔调对中国信仰现状发出猛烈抨击。这些论调,听起来很是振聋发聩、令人警醒,可也透着一股盲目的自我否定和消极悲观。拨开迷雾,我们不难发现,不少人将信仰狭隘地等同于宗教,他们所说的信仰无非是宗教信仰,这本身就是关于信仰的谬误。

那么,信仰到底是什么呢?现代汉语词典关于信仰的定义是:对某人或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极度相信和尊敬,拿来作为自己行动的榜样或指南。信仰可以视为某一社会文化群体和生活于该文化条件下的个体,在共同价值目标期待的基础上所选择的价值理想或价值承诺。它具备3个基本特征:理想目的性、坚定性和持久性、排他性或唯一性。在西方哲学领域,康德认为“信仰是客观上不充分,但主观上充分的根据而来的认以为真”,黑格尔说“信仰是特殊形式的认知,是对真理的坚信”。可见,信仰不等于宗教信仰这一观点,不证自明。

2014年人民论坛问卷调查中心通过深入调查采访,梳理提炼出了公众反映较多的13种社会病态,包括信仰缺失、网络依赖症、娱乐至死、看客心态、习惯性怀疑、初老症审丑心理等,其中信仰缺失的比重超过一半。然而,这个公众反映最为突出严重的信仰缺失问题,是值得商榷的,需要我们进一步厘清。不能否认的是,当前的中国存在信仰危机,而需要指正的是,中国从来就不缺乏信仰,信仰危机不等同于信仰缺失,信仰危机的核心也许在于许多人错误地解读了信仰。

信仰危机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它已被视作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问题之一。近代以来,全世界经历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经济前所未有的现代化“大跃进”,而且目前仍处于这一跃进过程之中。其最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社会的世俗化。马克思·韦伯认为,现代性是一个所谓“祛魅”的进程,“祛魅”之后人类将会面对一个世俗化的社会。还有西方学者指出,人们对追求实际可见的利益乐此不疲,不再将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和宗教信仰作为日常生活中的唯一性或主要目标。因此,信仰危机便成为世俗时代的主要“副产品”。将目光转向中国本身,70年风雨兼程,中国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当前,社会主要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矛盾的转变一方面表明了几十年来中国社会生产力的爆发式增长,一方面也提出均衡增长和分配差异的问题。在这种增长与分配差异并存的情况下,中国人对于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理解、对于社会发展的认识都经历了空前的变革,关于信仰危机问题便在这种情况下浮出水面。

今天,我们的教育对象——大学生群体基本上出生于1992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确立之后,他们成长于市场经济建设的大潮里,在改革的红利期中享受了极大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进步成果,耳濡目染不同的文化、观念,加之科技进步带来全球大交流便利化,各类价值观充斥着现实和虚拟世界,人生正面临着世界观选择的十字路口。进入校园以后,受到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大学生群体在信仰问题上尤其存在着两方面的严峻挑战。其一,学习目标的功利。现在推动一些大学生学习的动力主要并不是学习本身,而是一些外在的客观因素,如升学毕业、考试考核的压力,工作职场的门槛要求等。虽然外在因素对学习的推动具有一定的正面作用,但是久而久之,容易造成学习目标的短视性、唯实用主义,并将之贯穿于学生生涯的各个阶段,甚至延续到整个职业生涯,使得青年学生无法正视学习本身的内生动力,丧失主动学习的初衷。其二,精神寄托的空虚化。一个国家的文化道德规范是由家庭、学校和社会三者共同创造的。对于进入大学校园的学生来说,生活环境发生了改变,家庭、学校、社会之间不再维持三角式平衡影响。与传统的家庭教育、学校德育相比,极端的拜金主义、享乐主义、个人主义等社会负面思潮往往披着更易于被年轻人所吸收的外衣出现在大学生面前,加之一些看似无伤大雅但并无实质内容的“非主流”文化,如“丧文化”“佛系文化”,对学生来说虽有疏压娱乐的效用,但是若不分场合、不分主次地一味追捧,任由其恣意生长,将会对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

作为高校的辅导员,如何在新时期帮助学生摆脱精致的利己主义,祛除泛化的精神空虚,引导他们重树理想目标,重拾信仰力量,是我们不能回避的一项重大议题。具体而言,我们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相关工作。

一是紧跟时代潮流,提升学生哲学素养。青年强则国强,青年群体的知识水平和思想状况如何,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文明建设水平。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国家民族身份认同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讲述中国军人在海外行动的电影《战狼》创下票房记录就是这一重要性的体现。我们可充分结合受学生关注的、喜爱的主题,设置一些有针对性的论坛讲座、学习宣传、拓展活动,强化中国文化、历史传统的熏陶教育,提高学生对历史伟人事迹、思想的情感认同,通过“讲好中国故事”提升国民素养。

二是善抓窗口机遇,培育学生网络素养。面对青年网络原住民群体,我们应善于利用互联网的技术优势,通过网络巧妙地开设家庭、学校、社会之外的“第四课堂”,有效地开展信仰教育。前两年走红两微一端的“建设社会主义的好青年”等话题,就是趁着新媒体大发展,利用一些资讯裂变式传播的特点,成功地抢占了年轻群体为主的新媒体网络阵地高点。因此,我们应积极构筑“互联网+思想政治工作”的工作格局,充分发挥网上资源优势,巧妙抓住热点话题,挖掘出有态度、有温度、有力度的网络文化产品以丰富我们的教育内容与形式,把深刻的道理以鲜活的载体、生动的表达讲清楚、讲透彻,不断增强教育的效果和感染力。例如,借着特殊的时间节点和学生充分讨论“丧文化”的形成原因,因势利导地分析其得失,在不否定其存在的情况下引导学生明确日常娱乐和学习生活的界限,做到娱乐有度,在体验了“丧文化”放松身心之后以更加积极饱满的状态投入到学习当中。

三是对接合作平台,发挥社会正面效应。高校的群体传统上往往以身处象牙塔自居,显示自身对社会的地位作用。在参与实践的过程中,学生将会亲临现场,接受直观的社会教育,我们更应在此时巧妙介入加强引导,搭建平台,将职业教育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机结合,让学生直观理解个人层面“敬业”“诚信”“友善”的涵义,有意识地体验职业理想中关于核心价值观“平等”“公正”的具体内容融,甚至有机会思考更高一级国家层面的“文明”“和谐”等核心价值,将有助于学生在学习与工作的过渡期充分发挥社会的正面效应,达到信仰教育目的。

思想政治教育说到底是做人的工作,我们唯有将刚性道理融入柔性情感,贴合接地气的现代表达,以守望相助、感同身受的恻隐之情,平等视线、谦卑身姿的灵魂对话,方能促成青年学生与信仰的柔软接触,实现自觉的信仰武装。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