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全国高校网络教育优秀作品推选展示活动
三次难忘的国庆活动
作者:赵玉明 学校:中国传媒大学

今年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回顾70年来,80多岁的我曾多次以不同的形式参加欢度国庆活动。每逢忆起隆重热烈、气势磅礴的国庆盛典,都让人心潮澎湃,兴奋不已。其中有三次至今铭记在心,留下了沧桑岁月的难忘印象。

 

1949年:收听“开国大典”广播

1949年1月,天津解放。当时我正在高小读书。同年9月,考取通澜中学。当时正逢新中国成立前夕,同学们忙着办壁报、排练节目,迎接新中国诞生。全校洋溢着一片喜悦气氛。

10月1日,根据天津市的统一安排,大中学校的部分同学齐聚民园广场,收听“开国大典”的实况广播。我们吃过午饭后,集会出发,手持彩旗,兴高采烈地步行前往广场,一路上高唱革命歌曲,沿街彩旗飘扬,群众敲锣打鼓、扭起秧歌,欢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民园广场聚集着成千上万的大中学校的师生。各校各班分片集中在一处,大都席地而坐。在等候的时间里,彼此拉歌点唱,你唱《东方红》,他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革命歌声此起彼伏,一片欢腾。下午三点,广场大喇叭中传来了北京的声音。男女播音员轮换播音,开始实况转播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30万人参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庆祝大会。

我们全体起立在广播中听到乐队齐奏《义勇军进行曲》,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代国歌。随即大喇叭中传来了毛主席带有湖南口音的声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随后,播音员报告:毛主席开动电钮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接着又传来了轰隆隆的礼炮声。接着是毛主席宣读《中央人民政府公告》。不久,广播中又传来了朱德总司令检阅海陆空三军的实况,响亮的口号声、整齐的踏步声、炮车的前进声、飞机的轰鸣声……不断地传来。

三个多小时的阅兵式结束时,天色已晚。广播中播音员报告群众游行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不断传来。播音员绘声绘色地报告着游行队伍的盛况。最后隐约听到毛主席的声音:“同志们万岁!”

整个开国大典实况广播听完大概晚上九点多钟了。我们忘记了疲劳,忘记了未吃晚饭的饥饿,又整队集合高唱着革命歌曲,迈着兴奋而又有点沉重的步伐,回到学校,回到家里。兴奋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竟然一时难以进入梦乡。

1955年:第一次参加国庆游行

1955年,我从天津三中毕业,考取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当年9月初,我从天津乘火车来到北京,在车站受到了北大老师和同学们的热情迎接。来到燕园,我们一边在接受入学教育的同时,外地首次到京学习的同学们都盼着能够参加国庆游行。不久,好消息传来:当年入学的新生优先参加国庆游行。兴奋喜悦的心情弥漫在55级同学中间。练队、唱歌占去了大部分课余时间,但大家都不觉得累。

10月1日,天蒙蒙亮,我们即起床集合准备出发。男生穿着白衬衣和深色裤子,女同学打扮得比平日更加靓丽。当年不比现在有大轿车接送,我们集合步行从北大出发先到清华园火车站乘坐货运闷罐车,准确点说是站在车厢里前往东直门车站下车,然后步行到北大红楼(老北大校址,今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急匆匆地吃完早餐,然后到天安门东侧的南池子集合待命出发。

当年是新中国成立6周年,北京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在等候前往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最引人注目的是当年解放军指战员换穿了新制式的军服,佩戴着军衔、肩章、领章,个个精神抖擞,不时从我们面前经过,我们不由得连声赞叹。遗憾的是,由于要等待游行,无法看到隆重庄严的阅兵式,只能从广场的喇叭中听到天安门广场不时传来的国歌声、礼炮声,“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大家兴奋地等待着前往天安门广场。大约11点左右,群众游行开始,大学生队伍排在工人、农民队伍的后面,我们作为当年北大新入学的大学生,走在离天安门最近的行列中,我们兴奋地喊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挥动手中的花束,兴高采烈地走过天安门广场。远远望去,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向我们频频招手致意……。游行的队伍到西单解散,我们分别三三两两为伍,返回学校。

国庆游行给我们入学的新生上了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整个十月沉浸在欢乐、喜悦的气氛之中,大家都决心努力学习,把自己锻炼成为新中国的一代建设者。我们在北大度过了两年多难忘的学习时光。1958年,随着新闻专业的调整,北大新闻专业师生成建制的并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我们55级、56级、57级新闻专业的全体同学从北大燕园来到了东四铁一号的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

1964年:有幸参加国庆观礼

1959年夏末秋初,我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分配到新创办的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任教,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当年,作为一名年轻新教师忙于组织广院首届大学生参加联欢、游行等国庆活动,我本人没有直接参加天安门广场的欢庆活动。此后,60年代初的三四年中,适逢国民经济困难时期,首都没有组织天安门广场的阅兵和群众游行活动。1963年国庆前夕,新华社发出报道称:中国国民经济已经克服连续三年困难后开始全面好转。我们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也逐步体会到,当时广播学院59年、60年连招两届本科新生,从1961年到1963年已连续三年没有招生,学校面临下马的危机。这条振奋人心的信息,给广院注入了新的活力,从1964年起广院又开始招收新生了。

1964年适逢新中国成立15周年,9月初64级新生入学后不久就传来了组织国庆游行的喜讯。更出乎我意料的是,当年学校通知我10月1日参加天安门广场的国庆观礼活动。当时,我兴奋的几天难以入眠,但又不便对他人说起。

10月1日清晨,我早早起身,洗漱完毕,挑选了一身尚新的齐整服装,按照指定地点集合,乘车前往天安门广场。当时我们参加观礼的代表每人发了一幅带有国徽图案的红绸条证,别在左胸前,记得那上面有“国庆”、“1964年”的字样(这幅珍贵的条证,我一直珍藏着。1994年,学校举办校庆展,我将其提供展出,遗憾的是展出后散失了)。我们乘车来到天安门城楼内侧下车,服务人员引导我们分别走向天安门东侧的观礼台。我记得我是在东七台观礼。巧的是,我在北大、人大新闻系读书时的系主任罗列同志也在同一观礼台,师生相逢在国庆佳节又共同观礼,不胜欣喜。整整一个上午,我们既要面向天安门城楼,仰望党和国家领导人,又要面向广场观看整齐列队高呼口号的游行队伍,可以说是目不暇接。

首都七十万人的游行队伍,浩浩荡荡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前后历时两个小时。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翻阅当年《人民日报》的报道,回忆起了难忘的情景:

引导游行队伍开头的是高达十米的毛主席全身塑像和“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奋勇前进!”的巨大标语牌。紧随仪仗队后面依次通过天安门广场的是少先队员、工人、农民、学校师生、机关干部、首都民兵、文艺工作者和运动员队伍。游行队伍人人精神振奋,个个斗志昂扬,齐声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充分显示了亿万中国人民战胜重重困难,奋勇向前的精神面貌。

数十万人的游行队伍通过天安门广场后,在广场南边的十万多名少先队员、工人、干部、学生挥舞花束彩旗,涌向天安门,向城楼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各国贵宾以及观礼台的来自八十多个国家的3千多名外国朋友、海外侨胞、港澳同胞以及各条战线的模范先进工作者、解放军和公安部队的代表致意。身在观礼台上的我不由热泪盈眶,深深感到作为一名中国人的无比自豪,也更激励着自己奋力工作,为培养新中国的广播电视人才不懈奋斗。

我为何成为全校唯一的观礼代表呢?回想起来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我自参加教学工作以来,根据系领导安排,比较好的完成了广播史课的教学工作,在新闻系停止招生期间,我又指导了59级学生的采访写作辅导课,还带领一部分同学到湖北、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实习。此外还为无线电系59级、60级学生组织开放了《广播业务讲座》课,为外语系学生组织开设了《对外广播业务》讲座课。一个青年教师为全校三个系学生开课,大概仅我一人。每年我除寒假回乡探望母亲外,几乎每个暑假都在忙于工作。可能是这个缘故,1963年全系教师工资调整时,59年、60年毕业的十多个大学生中,仅有我一人由行政22级提升为21级,工资由56元调升为62元。1964年春,本拟安排我带领60级学生到江苏南京人民广播电台实习,但却临时抽调我去到北京延庆县靳家堡公社田营大队参加农村四清教育工作,我二话未讲,匆匆做了准备就和学校另外三个老师赶赴延庆。几个月的农村工作,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使我受到了一次基层锻炼。原定计划是一年。夏末秋初之际,因学校恢复招生,新闻系64级学生入学,为准备65年春为他们开设广播史课,就把我又急忙调回学校开始备课,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我才有机会成为全校的唯一观礼代表。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