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全国高校网络教育优秀作品推选展示活动
虚拟?现实?守好网络思政教育主阵地
作者:谭程 学校:天津财经大学

一、案例简介

2019年4月23日零点,《复联4》在国内上映,朋友圈等社交媒体被复联4“攻占”,微信朋友圈中,大家用各种“直播”的方式来庆祝《复联4》上映。年轻的大学生群体在其中占有很大的比例,他们三五成群,盛装出席,自拍、晒票根、欢呼。

没有在第一时间观看《复联4》的学生影迷也不甘示弱,早早通过朋友圈发布,要求首批观影者做到不剧透,更有甚者,发布了“剧透者拉黑的警告”。而看过零点场的观众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只能在社交媒体上通过各种表情符号或者文字描述来表达自己的观影感受。似乎完成朋友圈等网络社交媒体的内容发布,复联4之行才会完整。在网络的虚拟空间上不约而同的举动,寻找怎样的文化认同?反射怎样的心理需求?是本文想要探究的问题。

二、案例分析

(一)虚拟社区认同:情感需求的表达

虚拟的社群形式,脱离了现实中的时空约束,以信息技术架构为基础,将有共同兴趣、爱好的成员聚集起来,频繁且长期地互动,进而形成具有认同感和内聚力的相对稳定的群体组织。[1]麦克卢汉、梅罗维茨等人认为,虚拟空间中“群居的人”重新构筑了人类整个精神世界和文化生态。[2][3]从形式上讲,这是一种以个人兴趣和爱好为纽带,可以自由出入的群体;从内在上看,这又是具有一定心理认同、行为契约和组织规范的文化社群,在其背后的本质是个人的情感需求。

通过梳理文献,将虚拟社区认同的情感需求整理成以下四类。如表1所示:

1虚拟社区认同情感需求表(图表来源:作者整理编制)

情感需求维度

描述

作者

形象管理需求

 

 

虚拟社群成员间的互动行为,可以提升成员在社群背景下的自我认同感,帮助成员确立其个人身份认知,进而提高对社群的文化认同。

申小蓉(2014)[4]

朋友圈所表达的信息,都是用户以“我”为中心的自我现,是为了在观众面前塑造一个理想的形象进行表演。

李瑞琦(2017)[5]

网络中这种虚拟角色的扮演过程实际上是建构虚拟自我的过程。

张杰(2015)[6]

社交归属需求

 

 

网络空间中人与人之间通过沟通和交流,逐渐形成群体文化意识,因此也赋予了“符号”特定的含义:即反映了某一特定时期网民们的某种社会文化心理和诉求、价值取向、思维模式及行为模式。

邵鸯凤(2018)[7]

朋友圈的使用对大学生的人际关系是有帮助的,能够帮助大学生克服实际人际交往中技巧缺乏等社交焦虑情绪。

乔祖琴(2016)[8]

人们按照自己的意愿和经济条件选择居住地,不同爱好、信仰、文化程度的人聚集在一起,“人与人之间更多的是因为契约、利益关系等‘理性意愿’联结,缺乏亲密、友谊、共同的信仰等情感要素,人群的异质性增强”。

王倩(2017)[9]

猎奇探索需求

认知需求—人们需要获得关于环境的信息、知识和对之的理解,以满足好奇心和探索欲望。

谭海燕(2017)[10]

观点分享需求

 

人们需要审美的、愉悦的、情感的经历,媒介可以满足这个普遍的动机。与逃避、释放压力和渴望消遣相关的需求。

谭海燕(2017)[10]

虚拟网络环境下虚拟社区成员通过发帖表达自己的观点,分享自己的生活,使虚拟社区中的其他成员了解自己,进而成为虚拟社区中的活跃成员。

张杰(2015)[6]

(二) 朋友圈中的“复联4”:认知群体分类

研究过程中,我们搜集学生群体中,300条关于“复联4”内容朋友圈,按照内容的认知大概分为以下五类群体。见表2:

2 “复联4”朋友圈认知分类表(图表来源:作者编制)

是否看过复联4

朋友圈内容提取(主要内容)

人群分类

“还有25分钟抵达复联战场”、“成功打卡”

成功拔草者

“值得一看”、“你看懂复联4了吗?”

发表影评者

“从1到4,伴随了我整个青春”

回忆感叹者

“拒绝剧透”

被种草者

“甘愿做一只不看复联的咸鱼”

无法理解的拒绝者

我们将“复联4”朋友圈认知群体主要分为成功拔草者、发表影评者、回忆感叹者、被种草者、无法理解的拒绝者。在其表象下,也反映着不同的心理需求。

如图1所示:

1.png 

1“复联4”朋友圈认知分类与虚拟社区认同情感需求关系图

(图表来源:作者编制)

如线段1所示:成功拔草者往往在意行为的完成,通过朋友圈发现常用的网络词语有“码上”、“拔草成功”、“打卡完成”,通过自身行为的完成,树立起自己紧跟潮流,时尚前沿的形象,属于虚拟认同背景下的形象管理需求。

如线段2所示:不少大学生在朋友圈中写下长篇大论的影评,根源在于,复联4已经成为校园中同学们交流沟通的热点内容,为了更好地融入圈子,有话可聊,学生们选择发表评论观点,本质是寻找群体归属,日常社交的一种需要。

如线段3所示:虽然未看电影,但是部分学生也发表了朋友圈,表达了自己对时尚事物的好奇。常用的网络词汇有“求带”、“想去”、“先码”。

如线段4、5、6所示:无论是发表影评、回忆感叹、还是对集体观影活动的拒绝,都是学生们自我表达,观点分享的一种行为。渴望表达和叙述是普遍的心理需求。其中回忆感叹者,对于复联4群体来说,源自于连续性的情感倾向,加之对剧中英雄主义的崇拜,造成了对本真与过往回忆的共鸣,产生虚拟的认同。此项是根据具体内容和事件而产生的。

三、案例结论:虚拟社区认同情感需求维度构建

通过文献的梳理和案例的归纳,充分验证了再虚拟社区认同的背后本质是心理上的情感需求。

1575617039(1).jpg 

2虚拟社区认同情感需求维度图(图表来源:作者编制)

 

(一) 形象管理需求

在虚拟社区的互动中,青年学生们喜欢通过自身的改造和努力对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进行管理,希望自己在别人的眼中是时尚的、活跃的、易于交流的。因此就会以一种既定的方式来表现自己,以给他人留下某种印象。

(二) 社交归属需求

大学生在现实世界中渴望得到关注,通过朋友圈等虚拟社区发表动态等行为满足了自身渴望得到关注、发泄心中情绪、获得人际支持的心理需求。同时更是为了融入群体,获得与同龄人的共同话题和认同感,以此来收获归属感和更好的现实人际关系。

(三)猎奇探索需求

大学生求知欲强,易于接受新鲜事物,渴望探索新的领域。面对网络虚拟社区中,未曾尝试过的新领域,青年学生往往愿意进行体验。

(四)观点分享需求

青年学生思想活跃,乐于发表观点,这种自我表达也是一个自我表露的过程。根据自我表露的内容 ,可以将其表露态度分为积极、消极和中立。在自我表露中,我们经常可以捕捉到一些吐槽抱怨的消极情绪,受众的愉悦感不仅来自于情绪的发泄 ,更在于信息发布后与好友互动过程中得到的共鸣。

(五)其他需求

由于现实事件本身而产生的特殊心理需求。

四、反思与讨论 

(一)从虚拟到现实:“被动应战”到“主动参与”

虚拟社区是我们了解学生思想状况和心理状况的一个窗口,透过网络现象看本质,关注学生的网络行为和背后的情感需求在日常的思想教育工作中十分重要。

信息虚拟文化教育要融入情感教育的内容,以此来适应当今大学生的文化、信息需求,达到有效劝阻大学生消极从众的目标。情感教育也不是感性层面的共情,它更加关注学生的态度、情绪、情感及其信念。

要积极主动地把握学生群中的舆论动态,重视网络舆论对学生思想行为的导向作用,肃清不良信息的源头,以积极弘扬正能量为出发点,让思想政治教育贯穿于现实生活,贯穿与大学生的课堂、宿舍以及集体活动之中。

(二) 从现实到虚拟:“课本教育”到“开辟阵地”

做好大学生思想教育工作,要牢固占领大学生理想信念教育网络阵地。

首先,要开辟主阵地,让主流文化真正展现吸引力;其次,培养网络意见领袖,正面地引导大学生表达自己意见和理性的批判;第三,教师要不断提升网络媒介素养,熟练掌握网络技术,能懂网、会触网、能用网。

无论虚拟还是现实,都是只是方法和手段,网络思想政治教育要始终以立德树人为根本,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创新方法,不断前行!

 

参考文献

[1]佘硕,聂卉晶. 我国虚拟社群概念界定及研究热点可视化分析[J]. 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18(01):15-20.

[2]麦克卢汉.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

[3]约书亚.消失的地 域:电子媒介对社会行为的影响[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

[4]申小蓉, 贺小培, 杨菁. 互联网虚拟社群组织文化认同研究——以“保研论坛”为例[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4(5):191-195.

[5]李瑞琦. 微信朋友圈生态下的“虚拟剧场”透视——大学生微信朋友圈图文编辑策略分析[J]. 新闻世界, 2017(4):65-68.

[6]张杰, 檀娟. 从虚拟认同到现实认同——优势视角下大学生"宅"行为的介入研究[J]. 当代青年研究, 2015(5):80-86.

[7]邵鸯凤, 许占鲁. 基于虚拟空间文化认同的大学生理想信念教育[J]. 高校辅导员学刊, 2018, 10(05):73-76.

[8]乔祖琴. 微信"朋友圈"对大学生交往行为的影响 ——基于"虚拟田野考察法"的数据分析[J]. 现代交际, 2016(15):11-12.

[9]王倩. 虚拟社区“鹿晗吧”的“迷群”身份认同建构研究[J]. 教育传媒研究, 2017(02):84-87.

[10]谭海燕. 大学生微信朋友圈使用动机和孤独感的关系研究[J]. 电视指南, 2017(16).


推荐活动